新闻分析:欧洲一体化的逆风与顺风

发布时间:2018-06-23 05:53:39

新闻分析:欧洲一体化的逆风与顺风

  今年6月23日是英国脱欧公投两周年。这一事件普遍被看作是对欧洲一体化的重大打击,让欧盟面临生存考验。

  两年来,欧洲一体化内外环境更为复杂,既有逆风,也有顺风,分、合两种力量激烈博弈。民粹主义、疑欧主义在欧洲国家普遍抬头,加大了分的力量;而经济复苏、“法德引擎”重启等也给欧洲改革带来机遇,增强了合的力量。

  无论顺风逆风,欧洲正在承受并消解英国脱欧所带来的冲击,定位未来航向,寻找发展动力。

  以英国脱欧为标志性事件,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多国兴起乃至上台执政,疑欧主义情绪上升,损伤了一体化的民意基础。

  在意大利,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政党北方联盟联合组阁,组建西欧首个民粹政府;在奥地利,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参与组阁,执掌外交部、国防部等关键部门;在德国,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已成为联邦议院的最大反对党。

  民粹主义政党及其政策直接挑战欧洲一体化。欧洲一体化的实质是各成员国让渡主权给欧盟,通过一体化来实现共同发展和繁荣。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引下,欧洲建立了统一大市场并采用了统一货币欧元。但民粹主义政党强调本国利益优先,主张收回主权,从而在经济、移民等问题上摆脱欧盟制约。

  民粹主义政党兴起改变了欧洲原有政治生态。一些由民粹主义政党执政的国家开始推行与欧盟相悖的政策,而更多国家在欧盟改革问题上趋于保守,不愿因此加剧本国国内政治纷扰。荷兰、芬兰、爱尔兰、丹麦等8个欧盟成员国今年3月发表联合声明表示,现在不是推行更多改革的时候。

  此外,民粹势力上升还加剧了欧盟内部早已存在的东西裂痕和南北矛盾。波兰、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民粹主义政党大打反移民牌,拒绝欧盟的难民分摊方案,加深了东西欧对立;在意大利、希腊等南欧重债国,民粹主义政党反对紧缩,反对欧元,主张扩大公共开支,导致与北方债权国之间的分歧和隔阂加深。

  历史上,“法德引擎”一直是推动欧盟建设的重要力量,但2009年欧债危机以来,两国力量对比和心态发生变化,未能形成合力。2017年5月,打着“亲欧牌”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,给熄火多年的“法德引擎”带来新动力。马克龙提出重塑欧盟的宏大构想,得到德国响应。随着欧洲经济自去年以来出现明显复苏势头,外界普遍希望法德组合能够抓住这次机遇,推进欧盟改革。

  按照计划,德法将在本月28日至29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提出改革路线日,德国总理默克尔和马克龙在柏林附近举行会谈,就建立欧元区预算、移民和防务改革等关键问题达成原则性共识。

  此外,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,在贸易、欧洲防务、伊朗核协议等问题上不断向欧洲施加压力。这一方面冲击着传统的欧美盟友关系,另一方面也让欧洲国家更加意识到抱团取暖增加凝聚力的重要性。默克尔多次表示欧洲人“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”,明确表达了加强欧洲联合的政治意愿。

  英国脱欧公投之后,欧洲各界展开针对欧盟前途的辩论和反思。欧盟委员会2017年3月发布关于英国“脱欧”后欧盟未来的白皮书,提出2025年“27国欧盟”的五种设想,旨在引发讨论并最终明确欧盟发展和改革方向。

  事实上,欧洲各界尤其精英层早已提出,欧盟各国的前途命运和国际地位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一体化,只有真正联合起来,才能与美国等大国进行竞争和博弈。

  然而,这种精英层面的战略共识如何才能获得民众支持,在欧洲形成普遍的政治共识,是一个巨大难题。

  欧洲一体化过去不断取得积极进展,主要归功于民众的战争记忆和冷战需要。但现在欧洲民众更多地视欧盟为超国家的官僚机构,并且有选择性地支持一体化。比如,一些中东欧国家在反对欧盟移民政策的同时,也在享受着欧盟提供的丰厚发展基金。

  在分与合两种力量之间,欧洲如何维持精英和民众之间的互动沟通,统筹和平衡成员国国家利益和欧洲整体利益,在欧洲财政、防务一体化等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,将成为引领欧洲航向的关键。